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部队 >

衡阳保卫战是怎样的?

归档日期:11-06       文本归类:后勤部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长衡会战,又称湖南会战,中国军队为打破日军进行的一场会战,是豫湘桂会战的第二部分,1944年5月底到9月初,是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

  长衡会战中在长沙的战斗是1944年5月27日至6月18日在长沙及湘北地区进行的,又称第四次长沙会战;在衡阳的战斗是1944年6月19日至9月14日在衡阳及湘中地区进行的,又称衡阳保卫战。

  1944年5月底到9月初,日本和军队在长沙衡阳进行长衡会战,历经3个多月。是日本“一号作战”中交战时间最长、中国军队抵抗最为顽强的一次战役,也是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最终日军战略目标达成。长衡会战及其结果主要表明,当时正面战场抗战遭到严重挫折。

  展开全部衡阳保卫战在整个抗日战争中,鲜有以少战多并歼敌数倍于己的战役。而1944年6-8月的衡阳保卫战正是其中之一。在这次战役中,日本动用了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来对一个地区进攻所使用之最多的兵力。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整个抗战史上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

  公元1944年,日军为了逆转它在太平洋战场上急遽失利的厄运,“内心极度焦灼”的日本大本营参谋总长杉山元大将上奏日本天皇,提出了“打通大陆作战”的设想,并得到了天皇裁可。后来日大本营遂将此作战命名为“一号作战”,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一号作战”的主要内容是先攻占平汉铁路之南段,进而打通湘桂及粤汉铁路两线,摧毁中美空军基地,防止美国B29重型远程轰炸机对日本本土的空袭。日军称这次作战“确系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一连串的大军作战。” 自发动“一号作战”,输得溃不成军,而日军赢得溃不成军。短短数月,河南大部、湖南长沙相继沦陷,衡阳是连接东南和西南的战略要地,包括航空、水运、铁路、公路,战略价值重于长沙。如果衡阳也很快失守,那么日军必然会速下桂林,以日军势如破竹之势,桂林等西南重镇岌岌可危。一旦这些重镇失守,那么美军在西南苦心经营的飞机场必然化为泡影,陈纳德的几百架飞机连降落的地方都恐怕找不到了。衡阳保卫战在抗战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国人信心。 当时美国左右开弓,6月6日诺曼底登陆,6月15日塞班岛开战。罗斯福当然希望蒋介石此时在中国战场拖死日本军队,可是不争气的军队屡战屡败。罗斯福在9月18日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这样说“请立即把指挥权交给史迪威,一刻也不要再犹豫。”此番情形,连美国特使赫尔利都看不下去了,10月12日,给罗斯福去电说:“如总统支持史迪威将军,则要失去蒋介石,甚至还可能失去中国...。请总统另派一位能够与蒋主席协力合作的年轻将领。”10月18日,罗斯福用魏德迈替换史迪威。

  中方:方先觉 第十军军长方先觉简介 方先觉率第十军浴血守卫衡阳担任衡阳保卫战的是第九战区第二十七集团军的第十军。第十军在抗日战争中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军长方先觉,为黄埔军校第三期高材生,曾编入军校教导团。抗日战争中,他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时,他参加南浔路作战,英勇负伤,升任第八旅旅长、副师长。1939年南昌战役中战功卓著,是年冬出击皖南青阳,血战七昼夜,予敌重创,升任师长。1940年第二次长沙会战中,率部阻击敌军于金井、福临铺,因功获嘉奖。1942年初,第三次长沙会战,方师固守长沙妙高峰,当敌军第三、第六师团之攻击重点,顽强坚守,被称为“泰山军”。后升任第十军军长。 日方:横山勇

  国军:方先觉第10军,下辖周庆祥第3师,葛先才预10师,容有略第190师(实际一个团),协防的饶少伟暂54师(实际一个团)。合计17600人,其中作战人员不到15000人。 日军:横山勇第11军,主攻:第68师团,第116师团,助攻:第13师团,第58师团,第40师团,第37旅团。合计约10万人。

  日军在衡阳之战中使用了毒气。据美军十四航空队化学战情报官汤姆生上尉的研判,日军所使用的是芥子气与路易氏气混合物。 中国军队:17,000余人(其中5,000余人阵亡)(中国官方数字:6,000余人) 日本军队:19,380余人(含瘟疫伤亡总计30,000余人)(日军陆军部官方数字:12,186) 中国平民:3174人

  6月20日,日军下达进攻衡阳的作战部署。同日,中国国民政府也向守备衡阳的陆军第10军下达了保卫衡阳的战斗部署。 6月22日,日军飞机首度轰炸衡阳城,湘江两岸市区均引起大火。 6月22日,晚8时,由株洲、渌口沿湘江东岸南下的日军第68师团,进抵衡阳市东郊泉溪,第10军190师568团第1营派在耒水东岸的少数警戒部队即与日军交火,衡阳抗日保卫战从此打响。 6月23日,日军第68师团欲强渡耒水,被守军击退。 6月25日,夜,日军攻占五马归槽和飞机场,守军596团反攻,夺回机场。次日,机场失守。 6月26日,日军占领衡阳城东湘江东岸的机场,并迂回至衡阳之南,截断衡阳守军的退路,从衡阳之西、西南形成了对衡阳的包围。 6月27日,渡过湘江的日军猛攻,进抵欧家町、黄茶岭,向停兵山、高岭、江西会馆主阵地猛攻。 6月28日,日军力图合围衡阳,发起了第一次总攻击。城南作为正面战场,战斗最为猛烈,双方争夺张家山高地数日反复达20多次,阵地依然在国民军控制中。停兵山、高岭据点守军全部牺牲,无一生还,日军被歼亦不下千人。 7月2日,日军暂停进攻。 7月11日,晨,日军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向衡阳城垣倾泻大量炸弹、燃烧弹和毒气弹。日军付出极大的代价,也无法接近守军的核心阵地。 7月12日,日军攻占虎形巢。 7月15日,守军退西禅寺、张飞山,改守第二线。日军攻击重点从衡阳西南转向城之外廓。 7月16日,市民医院南端高地失陷。日军攻击转向西北郊。 7月17日,日军对衡阳城猛烈轰炸,逐次夺取城郊据点,压缩包围圈。 7月19日,日军再次停止进攻。 7月21日,日军佯装退兵,引诱守军出击,又空投“归来证”,向第10军诱降。 7月27日、8月2日,中国空军两次向衡阳城内投下蒋介石的手令,令方先觉军坚守衡阳城待援。 8月3日,日军对衡阳大肆轰炸 8月4日,日军发动第三次总攻。以飞机大炮向核心阵地和市区狂轰滥炸,4个半师团的日军从南北西三面猛攻核心阵地。 8月7日,敌机和炮兵继续进行轰炸、扫射和施放毒气,步兵则趁机楔入。 8月7日,日军“发现守军阵地竖起白旗”,晚9点后,“守军部队就接连放下武器”,当晚,第十军参谋长孙鸣玉与日方接洽停火事宜, 8月8日晨,方先觉与日军签署了停火协议。据白天霖记载,方于被俘之后向日军提出三项要求:(1)证生存官兵安全,并让他们休息;(2)收容伤患予以治疗,并郑重埋葬阵亡官兵;(3)守城官兵绝不离开衡阳城。而据参加会战的饶少伟回忆,是方先觉指示孙鸣玉拟出七项投降条件,大意:(1)要求保留第十军建制;(2)要求日军进城不杀害俘虏;(3)要求日军对受伤官兵给以人道待遇;(4)要求日军立即停火;(5)要求日军派飞机送方先觉到南京见汪精卫。另两条饶已不能记忆。8月8日,日军接受方部投降,但拒绝其条件,方最终接受无条件投降。 8月8日,衡阳陷落。

  1940年春夏起,日本侵华军发起了对中国平汉铁路南段、粤汉铁路中段和湘桂铁路沿线的猛烈进攻,代号为“一号作战”。其意图为,打通大陆交通线,摧毁中国西南地区的中美空军基地,以阻止对其本土的空袭,同时摧毁中国国民政府继续抗战之意志,并“切望借此鼓舞士气”。5月下旬日军调集了8个师团、4个独立旅团共20余万兵力,开始发起向湖南的进攻,日本动用了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来对一个地区进攻所使用之最多的兵力。守卫长沙的第四军张德能部,不敌日军优势兵力的进攻,长沙于6月18日下午失陷。日军沿湘江东岸突进,6月23日进抵衡阳近郊,并继续南进,牵制衡阳外围的中国军队,以孤立衡阳。

  1944年6月23日,日军向衡阳发起第一轮进攻。方先觉指挥第十军英勇搏战,多次击退日军攻势。日军第一次总攻中,瓦子坪阵地被敌突破,守卫该阵地的第三师第七团第三营李桂禄营长就地正法。官兵闻之肃然,此后无一敢退缩者。26日,日军占领衡阳城东湘江东岸的机场,并迂回至衡阳之南,截断衡阳守军的退路,从衡阳之西、西南形成了对衡阳的包围。27日,渡过湘江之敌猛攻,进抵欧家町、黄茶岭,向停兵山、高岭、江西会馆主阵地猛攻。守军决心与敌人拼至最后一颗手榴弹。28日,停兵山、高岭据点守军全部牺牲,无一生还。日军被歼亦不下千人。28日-30日,日军进攻时施放毒气。守卫五桂岭阵地之第七连,除不在阵地的特务长、炊事员4人外,全连80余人中毒身亡。日机对衡阳城狂轰滥炸,城内囤积的粮弹,多被焚毁。第十军官兵英勇抗击,击毙日军无数。日军第68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及其参谋长负重伤,其他联队长、大队长被击毙数人。28日-7月2日,战斗激烈异常,昏天黑地,5天中日军一再遭受损失,不得不于7月2日暂停进攻。 7月11日,日军继续进攻,12日,攻占虎形巢。日军第二次总攻,改行重点攻击。但守军不畏牺牲,坚守阵地,抵抗极为顽强,往返冲杀,对敌逆袭,与日军反复争夺一些要点。张家山小高地,失而复得三次。至15日,守军退西禅寺、张飞山,改守第二线。日军攻击重点从衡阳西南转向城之外廓。16日,市民医院南端高地失陷。日军攻击转向西北郊。17日,日军对衡阳城猛烈轰炸,逐次夺取城郊据点,压缩包围圈。16日至月底,双方对战,寸土必争。第十军官兵伤亡达70-90%。医药品缺乏,轻伤者自愿重返第一线,伤势不轻但能行动者,自愿留在阵地,宁愿以激烈的战斗麻木自己。日军进攻衡阳付出了重大伤亡,又有联队长一名、大队长六名被击毙,但仍难以进展,不得不于19日再次停止进攻。21日,敌佯装退兵,引诱守军出击,又空投“归来证”,向第十军诱降。第十军识破敌之诡计,将“归来证”予以焚毁,决心苦战,与衡阳共存亡。 第八团在争夺战中,半日之内连升的5个营长,均先后壮烈殉职衡阳保卫战中,各级军官身先士卒。第八团五桂岭争夺战,半日之内连升了5个营长,均先后壮烈殉职。葛先才师长亲冒毒气,率部恢复张家山阵地。周庆祥师长在草桥北来雁峰附近苦战5昼夜,始撤守草桥以南核心阵地,被称为“核心劲旅”。 在保卫衡阳作战中,7月27日、8月2日,中国空军两次向衡阳城内投下蒋介石的手令,令方先觉军坚守衡阳城待援。但日军拼力堵截支援衡阳的中国军队。衡阳守军顽强死守。相持至8月1日,日军又猛攻西禅寺。迄3日拂晓,西禅寺守军阵地失而复得3次,伤亡惨重。经过一个多月的苦战,第十军伤亡极大,连杂兵夫役亦抽调投入第一线战斗,状极惨烈。 日军自第二次总攻后,仅夺得小部分阵地,无大的进展,损伤却更惨重。衡阳久攻不下,日本中国派遣军甚感不安,日本大本营也极为不满。日本第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增调兵力,亲自指挥进攻衡阳之战,以5个师团之兵力,于8月1日集结于衡阳外围。此时衡阳城内伤亡惨重,粮弹匮乏。城内士兵只能吃烧焦的米煮成的糊饭,佐以盐水。阵地附近池塘的鱼虾浮萍均被采食一空。受伤士兵无药品疗治,只能用盐水洗伤口,用废纸破布包扎,伤口多化脓,溃烂生蛆,重伤者无法救治待死。 8月3日,日军对衡阳大肆轰炸,4日晨开始第三次总攻击。在日军猛攻下,坚守衡阳城一个半月的第十军已疲弊异常,难以再战。8月5日,周庆祥师长主张突围,但城内伤患六千多人,无法随军行动,方军长决心继续死守。方先觉军伤亡极大,阵地多处被毁。7日,日军从衡阳城北门突入。是日,方先觉与各师长联名,向统帅部发出“最后一电”:“敌人今晨由北门突入以后,再已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勉尽军人天职,决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 方先觉第十军官兵守卫衡阳城达47昼夜,在日军猛烈攻击下,顽强拼搏,坚守待援,直至阵地全毁,伤亡惨重。8月7日夜,方先觉派参谋长孙鸣全与日军谈判,停止抵抗。衡阳于8月8日陷落。

  日本战史称,此役“牺牲之大,令人惊骇”,是“苦难的战役” 衡阳之战,中国军队伤亡约15000人,阵亡6000余。据日方统计,此役日军伤亡近两万人。日本战史承认,此役“牺牲之大,令人惊骇”,“不独严重地妨碍了‘打通大陆’的日程”,并且遭受了重大伤亡,是“苦难的战役”。 第十军英勇顽强坚守衡阳城47昼夜,迟滞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的进程,歼灭了大量日军,表现了中华民族不怕牺牲,抗击外敌的崇高精神。日军战史称:方先觉为“骁勇善战之虎将”,第十军“寸土必争,其孤城奋战之精神,实令人敬仰”。日本军官谓:“中国军队勇敢作战的情形,不仅此地日军敬佩,就连日本天皇和大本营都已有所闻。”故而,衡阳城虽然失陷,第十军依然光荣。

  方先觉向日方提出的条件内容和时间争议颇多 : 战役结束一周后,8月15日,军令部长徐永昌在日记中记载:“据逃出之梁团长子超在连络站电话,围攻衡阳之敌于七日突破三个缺口窜入城内,方军长派其副官处长向敌提出六项要求与敌接洽。其要旨如次:1.不解除武装,不分割建制;2.指定地点集中训练;3.受伤害官兵不得杀害;4.送往南京;5.保障生命安全;6.眷属送安全地点。而结果被敌所骗,均未接受。将副师长以下干部充工头,扫除街道。遇我飞机轰炸逃亡甚多。”(《徐永昌日记》,1944年8月15日。台北:中研院近史所编印,1991年。文中所说梁子超时任第十军一九○师五六九团团长。 ) 按照时任暂五十四师师长饶少伟的文章《方先觉衡阳投敌经过》(见政协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文史资料选辑》第40辑,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89年)记载,8月7日傍晚,方先觉召集四个师长商讨最后的行动方案。方说:“不是我们对不起国家,而是国家对不起我们;不是我们不要国家,而是国家不要我们!”尔后,方指示孙鸣玉拟出七项投降条件,大意:(1)要求保留第十军建制;(2)要求日军进城不杀害俘虏;(3)要求日军对受伤官兵给以人道待遇;(4)要求日军立即停火;(5)要求日军派飞机送方先觉到南京见汪精卫。另两条饶已不能记忆。8月8日,日军接受方部投降,但拒绝其条件,方最终接受无条件投降。 而按照方先觉身前指定、当时任职于第十军的白天霖所编著《抗日圣战中的衡阳保卫战》(台北:天工书局,1984年)记载,方先觉军长被俘后,日军将他押至天主教堂软禁。他向日方提出的三项要求是:1,保证生存官兵安全,并让他们休息。2,收容伤患予以治疗,并郑重埋葬阵亡官兵。3,守城官兵绝不离开衡阳城。这使受难官兵2000余及伤患官兵7000余,免除了被屠杀的恐怖。

  (1)以少战多,方先觉第10军,总兵力不过1万8千人,实际作战兵力不到1万5千人,奋力抗击日第11军5个师团近10万的兵力,包括前期的68师团、116师团2个师团,后期投入的40师团、58师团、57旅团、13师团一部。 (2)歼敌数倍,以1万的伤亡,毙伤日军2万多,使日军第11军68师团,116师团这2个主力师团一度丧失作战能力。 然而,日军伤亡人数至今无从知晓,日军在战役结束后给出的伤亡数字是19000余人,后来改为29000余人,某日军司令估计应在48000人左右,而美国的估计日军伤亡在70000上下。而现在估计,死亡+受伤的人数应该在48000到70000之间,而第十军伤亡人数却在15000左右(包括受伤),有战斗力的部队还有一千余人。 (3)痛击日酋,击毙日68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先为迫击炮击伤,后在回运武汉途中死亡),击毙68师团第57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毙伤日军官910人(其中毙390人)。 (4)孤城苦守,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死守47天,彻底粉碎了日军妄图3天拿下衡阳的战略意图。

  虽然衡阳保卫战最后以城陷失败而告终,但是其历史意义却是巨大的。 第一,它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大大延缓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的步伐进程,加剧了日本内阁的危机,并最终导致了东条内阁的垮台。衡阳一战中,敌人伤亡惨重,其中“以京都、大阪为中心的两个师团几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由于中国军队利用地形,建筑了坚固的工事,比日军战死的人要少得多,大约是日军的1/3左右”,我第10军确已向罪恶的侵略者索取了3倍以上的代价。因此,衡阳之战,“在我虽败犹荣,在敌虽胜不武”。在此之前,日军攻占到星州和马来西亚,伤亡却只有1289人;扫荡印尼全境,一共只用了3个师团另1个旅团,损失了2624人。而在“衡阳攻城战”中,日军竞投入5个师团。1个独立旅团和1个重炮兵部队,旷日持久达47昼夜,而伤亡人数,竟在上述诸役伤亡总数3倍以上,无怪乎日军视此一战役为“苦难的战役”。由于日军在衡阳一战中损失惨重,致使日本方面为了维护其“皇军”在华战无不胜的神话,对战役的真相多有隐瞒,致使日本国内很多人不知道有衡阳这个地方。 第二,衡阳保卫战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展示了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捍卫祖国民族独立的爱国主义精神。当时重庆的《扫荡报》给衡阳守军的致敬书中这样写道:“这40天来,敌寇不断用强大的兵力猛击你们;甚至滥用毒气,做出不齿于人类的野蛮事。而你们装备劣势,给养不足,援军接应困难,负伤缺乏医药,各种条件都不如敌人。你们用血肉抵挡敌人的炮火,用血肉保卫祖国的名城,给四万万同胞吐了一口闷气!有了你们这一战,才觉得做中国人是最高贵的。后方的同胞对你们真是说不尽的感激,说不尽的崇敬!”当时的重庆《大公报》也发表社论称道:“衡阳虽以陷落敌手,衡阳守军的战绩尚在!衡阳47天是索得敌军巨大的代价,衡阳47天是在明耻教战。全国人都应惭愧对国家太少贡献;而凡是中华军人必更普遍反省自己的决心与努力是否也如同衡阳守军,我们以为衡阳之战贡献至大,不仅向敌人索取了代价,也给中国军人做了榜样。”《救国日报》社在自己的社论中也这样写道:“抗战8年,战死疆场之英雄烈士,至少数10万人;而保卫国士,致死不屈者,亦不在少数;但其对国家贡献之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为衡阳守军。”

  衡阳之战,日军原拟定3日之间结束,而实际却延宕了47天,所以日方也不得不承认此战“严重妨碍了‘打通大陆’的日程”。衡阳战役结束后,敌人整理装备了将近1个月,才重新发动攻势,当时的重庆《扫荡报》在评论中这样写道:“就时间算,衡阳阻敌47天;若就消耗敌实力,挫折敌锐气算,衡阳阻敌何止47天!……若无衡阳之守,也许敌寇更要猖獗。衡阳之战的价值,不仅在于延宕敌寇打通内陆交通线时间,且有助于黔边战局的转捩。”该报评论又写道:“因为衡阳之守,桂林要塞方有建筑余暇。这种要塞虽没有收到效果,但衡阳之固守,使敌入感到中国军队之坚强;又加之桂林之地形,与要塞之坚固,使他们停止于大榕江兴安一带,达40日,以待补充。因为敌人怕兵力火力不够,不能一鼓南下桂林,致挫折其士气,所以须补充完整,方敢前进。假使不是衡阳之手,以挫敌人锐气,敌人不必补充,大胆长驱直入。那么,敌人侵入贵州,当提早三个月,那是敌人更要猖獗。是衡阳之守虽仅47天,而大榕江兴安40天之停留,亦是方军长之余威。在军事上争取3个月时间,是如何的大功勋呢?” 衡阳一役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加剧了日本内阁的危机。由于衡阳久攻不下,致使日“派遣军甚感不安,大本营之不满逐渐达到极限”。7月16日,日军向衡阳发动第2次总攻再度挫败时。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松井太久郎中将来到长沙第11军司令部,传达大本营要求尽快攻占衡阳的命令,并力劝横山勇将其主力投入衡阳。当时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焦头烂额,日本国内对一身兼任首相、陆相和参谋总长的东条英机极为不满,东条深盼陆军在中国战场表现成绩,以维持他的统治地位。如果衡阳之战继续胶着,他的内阁就岌岌可危。此时,由于太平洋上的塞班岛失陷。再加之日军攻占衡阳继续受挫,1944年7月18日,东条终于被迫辞职下台。正如时文所称:“衡阳驻军及人民,乃以英勇姿态,展开抗战史中最光荣之一页,相持48日(按实际47日)不徒予后方以从容布置之时间,且使太平洋美国毫不顾虑而取塞班岛。东条内阁穷于应付而急遽崩溃。”“对国家贡献最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推衡阳之守” 经救援,方先觉脱险逃离衡阳,于12月11日到达重庆。重庆出现热烈欢迎方先觉的热潮,张贴标语:“欢迎抗战的灵魂归来”。《大公报》1944年12月13日发表社评《向方先觉军长欢呼》:“苦战衡阳四十七天的英雄方先觉军长回来了!……我们情不自禁地要向方军长欢呼:‘我们的英雄回来了!我们的抗战精神回来了!’”“拿衡阳做榜样,每一个大城市都打四十七天,一个个地硬打,一处处地死拼,请问:日寇的命运还有几个四十七天?”《救国日报》1944年12月20日发表社论《方先觉不愧张睢阳》:“抗战八年,战死疆场的英雄烈士,至少数十万人;而保卫国土,至死不屈者,亦不在少数;而其对国家贡献最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推衡阳之守。”“方军长因弹尽援绝,防无可防,始被敌人俘虏。这在方军长及其部下,真百分之百尽了职分,不论对于国家,对于长官,对于国民,均无愧色。”文章将方氏与唐代安禄山之乱时死守睢阳的守将张巡相媲美。 衡阳保卫战是中国整个抗战史上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赢得了国内外广泛赞誉,时称“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方先觉率领第十军进行的衡阳保卫战,被日方称为“中日八年作战中,唯一苦难而值得纪念的攻城之战”。衡阳保卫战是日本战史记载唯一的一次日军伤亡超过守军的战例,可见其抵抗是多么顽强。连日寇也不得不发出哀叹:这是自进入支那以来遇到的最为顽强有效的抵抗。有这样的军队,要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何其难也! 对于方先觉第十军领导的衡阳保卫战,在1944年8月12日《解放日报》发表的社论中指出:“坚守衡阳的守军是英勇的,衡阳人民付出了重大牺牲”。(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大公报》以“感谢衡阳守军”、“衡阳战绩永存”为题连续发表社论,赞扬衡阳保卫战。 抗战时期著名的重庆《扫荡报》曾在自己的社论中这样写道:“衡阳,这一度成为全世界注视中心的城市,在我们的抗战史中,曾占有辉煌之一页。提起衡阳,称得上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在国外,这个城市与中国军队英勇善战的英名永远流传。” 当时的国民政府也因此授予古城衡阳“中国抗战纪念城”的称号,并建塔纪念。 衡阳保卫战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展示了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捍卫祖国民族独立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将士为了捍卫民族独立和自由与日本法西斯进行的一场殊死的血战,它与盟军在欧洲大陆及太平洋战场上的反攻遥相呼应,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书写了光辉而又感人的一页。

  《衡阳保卫战》是记录二战日本攻打衡阳的一部片子,衡阳保卫战是抗日战争后期,日本侵华军于1944年向豫湘桂黔地区发动了大规模的战略性进攻,中国军队官兵英勇抗击。由于敌强我弱的状况尚未根本转变,中国连续七年抗战,师劳兵疲。当时中国一些精锐之师正在缅北滇西发起进攻,收复失地,国内战场的战力因此而减弱。过去许多著作指责国民政府的军队大溃败,丧师失地,不无片面之处。事实上,抗日战争后期,正面战场上的中国军队仍然继续艰苦抗击日军,方先觉第十军坚持四十七昼夜之衡阳保卫战就是比较突出、典型的一次战役,是抗战史上极为惨烈的一场孤城保卫战,被称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此片由潇湘电影制片厂拍摄,导演:刘烈雄

  衡阳抗日保卫战文化纪念墙建于岳屏山抗战牌坊附近的挡土石墙上,长约200米、高约4米的纪念墙以黑色为主基调,材质系花岗岩构成。 衡阳抗日保卫战文化墙”居峰而立,由衡阳市文联全面负责组织稿件与墙面的版式设计,衡阳市书法家协会、衡市美术家协会、衡阳市诗词学会及楹联家协会积极配合。共精选美术作品6件,诗词作品42件,楹联作品20件,搜集整理国共政府要人及社会贤达题词敬奠十军公墓全体殉难将士祭文与题词共25件。 墙面设计则依照历史内容穿插精选一些诗书画印。整个文化纪念墙融入了中国园林风格和古建筑风格,包括长廊、云墙、长城、烽火墙四种风格。 衡阳抗日保卫战文化纪念墙,从文化这一角度全面展示战争的各个感人场面,充分展现衡阳军民“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民族气概,充分展现中华儿女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的精神,充分展现中华儿女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保家卫国的爱国情操。进一步弘扬衡阳守军和衡阳人民英勇抗战精神。[

本文链接:http://macandrow.com/houqinbudui/743.html

上一篇:至关重要的后勤部队有多重要?

下一篇:没有了